当前位置:主页 > 客户中心 >

高管频繁更替、财务持续恶化 蓝光发展前路艰险

时间:2018-09-10 21:09

  自2015年借壳上市以来,,四川蓝光发展股份有限公司(SH,600466,下称“蓝光发展”)曾被称为业内黑马,事迹增长明显。2015年销售额刚达到183亿的蓝光发展,2018年上半年实现销售额约413亿。

  然而,这份业绩却未得到投资者的青眼。今年年初蓝光发展股价一度到达9.52元,但在随后的8个月,蓝光发展的股票长时间处于盘整状态,股价也逐步下挫。截止至9月7日收盘,蓝光发展股票收盘价5.23元,与年初比较,跌幅达45%。资本市场的态度,对于处于成长期的蓝光发展而言,好像并不乐观。

  随着近期蓝光发展高层再次变动,其持续恶化的财务问题愈发凸显,但蓝光发展仍坚持决定继承举债扩张,9月4日,蓝光发展颁布8月新增项目数据显示,单月新增项目多达11个。

  资金压力连续加大现状下,继续提速范畴扩张,狂奔的蓝光发展会走向何方?

  高层频繁更替 企业经营风险增大

  蓝光发展老板杨铿对职业经理人的恳求很高。他不止一次对外公开表示,企业既要降负债,也要迅速做大规模的观点。这种对房地产行业而言几乎是悖论的逻辑,使蓝光发展的高层长期处于调整状态。

  2016年以来,蓝光发展高层频繁变动,以至管理危险提高,业绩稳固等问题饱受业界诟病。是年,蓝光发展副董事长张志成、董事会秘书蒋黎、常务副总裁张亦农、副总裁罗庚先后去职。在2017年,蓝光发展要宣布进军文旅产业,还没做出个模样,今年4月蓝光地产总裁助理、蓝光文旅集团总裁张强便黯然离职。

据年中报显示

  8月28日,蓝光发展发布一则人事任免布告显示,旗下经营房地产业务的控股公司原蓝光和骏总裁魏开忠,转为蓝光和骏高级副总裁,并免去蓝光发展首席经营官(COO)职务;蓝光和骏总裁一职由蓝光发展履行董事长兼蓝光发展首席实行官(CEO)张巧龙兼任;蓝光发展的首席经营官(COO)一职由蓝光跟骏常务副总裁余驰兼任。

  此前多少天,8月24日,蓝光发展另一则布告宣布,其董事、副总裁及董事会秘书李高飞辞任,同时聘任罗瑞华为蓝光发展的副总裁兼董事会秘书,并增补常务副总裁余驰为第七届董事会董事候选人。

  另有媒体报道称,个别蓝光发展区域公司总经理、营销体系中的一些职务也将浮现调剂,预计后续还将有更多的人事变动。

  蓝光发展高层为何会频繁离场?财经评论员严跃进向蓝鲸房产剖析,从此类提职来说,多少是跟治理人员自身的工作进展有关。此类企业要器重管理团队的牢固,否则高管变动可能会带来很多企业经营的风险。

  销售业绩不达标 城市布局单一

 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蓝鲸房产记者分析称,蓝光发展上半年销售额为413.7亿,只实现了千亿目标的40%,而净负债率却增添了23%。这是其近期高层频繁调解的最直接起因。

  据其半年报显示,2018年1-6月,蓝光发展实现营业收入80.09亿元,同比增长24.38%。房地工业求实现销售金额413.73亿元,同比增加36.66%。但上述人士指出,上半年413.73亿元的成绩,距离其年初定下的千亿目的还有不小的缺口。

  蓝鲸房产梳理其半年报发现,蓝光发展华中区域、北京区域销售金额和面积均大幅度下滑,华中区域销售额甚至降落了47%。

  截止到6月30日,蓝光发展主要有417.8亿受限资产,其中364亿为存货,而年报显示,总存货价值为为756.9亿,换言之,蓝光发展有将近一半的产品处于抵押状况。

  并且,上半年,其新增动工项目也不久。这个数据体当初其敷衍账款一项(该款项重要用于工程款),据其2018年半年报业绩显示,上半年公司应付账款减少50%。

  新增动工量不足的情况下,其持续加大拿地力度,但土储分布较为密集。据其9月4日公布的8月新增名目显示,单月公司新增11个项目。根据半年报暴露数据,蓝光发展目前已累计进军40余城,布局城市大部分位于三四线,占拓展建面比重为91%。

  在房地产政策调控向全国化延伸,且三四线城市棚改政策面临调整的趋势下,蓝光发展过于集中的土储,是否会对企业发展造成限度?对此,蓝鲸房产向其发送采访函,但截至发稿前仍未收到回复。

  举债扩展 财务持续恶化

  销售回款不畅局面下,持续拿地带来的高负债艰苦显得更加棘手。据其半年报数据显示,2018年上半年,蓝光发展的资产负债率为83%,净负债比率约为115%,比2017年末扩大了23.55%,而同期行业普遍水平均在80%。

  此外,蓝光发展的短期借债51.46亿,同比增幅达50%。这显示出蓝光发展持续增杠杆来扩张企业范围的用意。但其举债扩大的做法,无疑是再度加大了资金的压力。

  为继续开疆扩土,近两年蓝光发展融资动作持续加大。2016年蓝光发展永续债借了7.8亿,去年激增到46亿,今年上半是50亿。

  据悉,永续债不设还款期限,同时可不计入公司债务,这为房地产企业在进行高额融资的同时“躲避”了负债率被拉高的危险。

  严跃进指出,对永续债来说,固然不需要偿还本金,但实际上还是每年会发生相应的本钱支出,所以总体上看,永续债名目切实也会带来一定的财务压力。

  另有专家曾向蓝鲸房产表现,永续债诚然会修饰企业负债数据,但由于其成本支出本钱较高,因此也会稀释企业利润。

  市场行情暗昧的时候,高负债、高周转模式可能帮助房企做大做强。但在目前市场行情整体趋严,资金吃紧的情形下,疾走的蓝光发展又该如何操纵风险?

  • 上一篇:没有了
  • 下一篇:没有了